我将仅有的记忆换作文字,留存起来,是为无可之国。

无可之国

2017/06/25:
大片大片深深凹进去的以不同颜色填充的圆角矩形,倏尔又是一个扁扁的似时钟似的刻度和在刻度上游走的 指针,正是傍晚时分,虽然画面看起来诡谲,但偶尔渐变成的大片大片红色不免让人想到火烧云,他却不这 么想,在朋友圈一片火烧云的话语中,他想着从自己看到的一些端倪中说些别的,比如终于看见了上帝的屏 保,比如上帝的模拟环境终于现了bug,比如我们活在一个虚拟世界,于是当他这么要做的时候,发现自己 却躺在自己的床上,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梦。



2017/05/08:
占地为王,他以为在地上圈个圈便可以了,于是当他再次醒来时,为周围的一片陌生而困惑不解。


2017/05/06:
醒来的时候,房间已经黑了,翻过身时他瞥了一眼窗外,也是黑的,仓促不安下他摸起床头的手机, 屏幕亮了,九点十一分,他想不到自己竟睡了这么久,本以为最多是一或一个半小时。趴着睡了这么久, 肚子难免有些不适,犹豫之后,他打消了继续睡到明早的念想,起身、开灯、坐定、换鞋、穿衣服, 出门的时候已是十点。时至春夏交替,寂静的夜色下空气中透着一股花香,比起前几日闻到的另一种香, 虽不至于让人心情愉悦,但聊胜于无。


2017/04/25:
十字路口靠西北的拐角处有一只破败的沙发,沙发的后面是一堵围墙,上面有几个字:人生自古谁无死, 留取丹心照汗青。写的颇有些书法。沙发上大多的时候会坐着一个老人,天气不好时旁边会立着一把 大的遮阳伞……电梯门再次打开的那几秒钟,他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。


2017/04/25:
在去往公司的路上有一条几百米的林荫大道,遛狗逗小孩晨练的都有,在入口处有一个蔬菜水果摊, 他每次路过的时候总想买点什么,也许是懒于停下来,也就一直没买。


2017/04/25:
大风乱起的那天早上,天是一块白一块浅蓝的,路上行人还是行人、屋子还是屋子,只是乱了头发、转了风向, 空中柳絮为哨声起舞。


2017/04/25:
在路上走着的时候,会想起一个表情,会记起一件小事,会微微一笑。



溜掉的时间:
静寂的夜,没了风,树都已经休息,远处传来火车的汽笛声。透过窗,墙上有一小堵亮,偶尔暖瓶塞的间隙中 会挤出一道热气,而夜也已经很深了。但他却没有睡,似乎也没有多少睡意,一个思绪从眼前晃过, 便起床走到桌前,深吸一口气后,狠狠的将一大杯凉白开干完。这时,窗外传来一阵狗叫。


溜掉的时间:
有人说 雪夜是最静的出奇的时刻 声音在奔跑中被雪花生生的给{拍 | 压}死在路上 于是我们便听不见 任何东西 只能看见一幅幅被放慢的画面 雪还在下 声音便成片成片的倒下 而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便是 盖好被子睡觉了 屋内靠墙角那白色的暖气片依旧在拼命的挤出热量 随后在空气中化作烟雾散开


溜掉的时间:
记忆中第一次来b市吃的饭便是这宫保鸡丁了,那时觉得花生米很香,鸡丁也很美味,但却不怎么吃胡萝卜, 不大喜欢吃那个硬度、那个味道,就像曾经吃不惯香菇的香味一样。大一些的时候,每来到一家餐馆, 便总会拿这道菜来检验厨师的水准,于是便会吃到甜的、咸的、麻辣的等各种口味,有的也确实很好吃, 但却总吃不到那时的口味了。


溜掉的时间:
厨房的老妈子不知在切些什么,老板将打扫完的垃圾倒进桶里,晃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是仰着头盯着的, 这会儿脖子是有些僵硬,但却清楚的记得自己想的不是这个。落地窗外下起了雨,灯光打过来, 倒更像是哈气,天空的,口气浓重了些而已。就像选择坐车就要接受拥堵的事实。任何事都一样。


溜掉的时间:
七点刚过,天便已经泛出黑色。SOHO的广场舞大妈们似又组了一队,两边交相辉映,倒是和谐。 穿过铁路桥他就可以回去,冬季大慨要来了吧。



溜掉的时间:

(未尽篇)

他姓程,名序员。父亲给他起名字的时候,也不曾想到过什么,只是就这样叫了。时光荏苒,二十多年后的今天, 父亲不再,而他也正如其名字一样,做了个真真正正的程序员。他小的时候,不知怎么就落下了口吃的毛病。 先是不以为然的,直到后来发现这居然影响到了课堂之上。记忆里最深刻的一次是历史课上被叫起来背诵课文, 然后他憋了半天,一张口就结巴了,全班大笑。老师好像也没说什么,只是让他坐下。那个时候他以为大家是在嘲笑, 便在心里记上一笔,就此成了沉默的大多数。

年底的c市到底是热闹些,车来车往中,平时稀疏的马路竟然拥堵了起来,这边一辆苏牌的奔驰,那边一辆 粤牌的宝马,相互间亲切的打着滴滴声,好不热闹。坐在回家的巴士上,


2016/02/01:

中国人的骨子里有一种性格叫做攀比。

列车驶过h市时,车上的两男两女聊的正欢。他们像是认识似的,又仿佛方才聊起来。从言谈中不难推断出 其中三人是n市的,另一人是m城的。靠窗的那位女生比较随意些,言谈举止中透露着一种爽朗,正如其人一样 肥而不胖,刚刚好的样子。隔着走道,和他对称坐着的另一女生则显得有些拘谨,面相一般,声音却是把利器, 一身披肩让她的言行举止看起来多少有些温文尔雅。但他发现她会时不时的在言谈之中朝他偷瞄上一眼时, 倒是让他多少紧张了起来。

列车再次出发时,他回头看了看行李架上的背包。坐的久了,想必身体总会有些不适。她揉了揉腿肚后说了句 腿都坐疼了,便站到走道中间,靠着他这边椅背的地方打开iphone点了一阵。年底,车上走道难免会变的 拥挤不堪,人来人往的避让中也多少会有个磕磕碰碰。她碰到了他几次,他也向里微微倾了倾身体。

列车在f站停留的时间久些,人们大多会利用这个间隙下车到站台买些便宜的水和食物,有位大叔抱了一怀的 瓶装水穿过走道向自己的座位走去。她说要下去透透气,回到座位时,手里多了瓶奶茶。当乘务员报站说 c市到了。。。。。他捡起桌上喝剩的半瓶水,取下行李架上的背包,径直向车门走去。下车后, 他打开手机将新建的那条记事本条目删除。他清楚,有些人,一旦遇见,便不会再见。

出站口围着一群人,见有人从站内出来便立即热闹了起来,"是不是去s城的?"、"是不是去g县的?"……当然 接人的也是不少,只是他知道不会有接他的,而他到也不着急着回家去,看着手机显示已经零点一刻, 便在火车站附近找了间宾馆,问好价钱,住了进去。


2015/04/25:

麻雀在屋外喳喳叫着,树还没醒来,风早已不知去向。

这边是一个破败的村庄,墙大概是土的,上面长了浅浅一层杂草。左边的墙只剩下一半,参差不齐的, 还残留着雨水的痕迹,浅浅的,倘在平时是不易发觉的。前边是一个大坑,有一条细细的小路直通底部, 坑壁四周留有挖掘机来过的痕迹。底部稍微凹下去较深的部分屯着些许水,清澈见底。村庄四周是一片平原地带, 浅绿浅绿的,一排一排,整齐规律,看着格外悦目。那边稍微灰色的部分被火烧过吧。沿着这边踩出的小路看过去, 穿过村庄,视线尽头的高楼反射的阳光分外刺眼。车内,人们将外套扔在一旁,拉起袖子,啃着西瓜,大汗淋漓, 这时乘务员走过,人群中突然冒出一句:"哎,能不能给反应下,将暖气稍微调低些?"。窗外,村庄向后驶过, 前边是一条横跨铁道的小河。